首頁 > 玄幻修真 > 追妻你就拿命來 霖木涼 > 第20章 就是這場百花大會(20)

第20章 就是這場百花大會(20)

小說:

追妻你就拿命來

作者:

霖木涼

分類:

玄幻修真

更新時間:

2020-09-24

祁北還深陷在將世間最美的永生花全部獻給百靈夫人的幸福和喜悅當中,并沒有太在意身邊人們都大喊“金烏神使救命”之類,他只當人們在為此壯舉而歡呼了,一門心思只想著百戲團師父曾經留下的囑咐:一生之中,必須勤奮耕耘絕不能懶惰。

他是多么遵從師父的教誨呀,可后果就是一批批新綻放的永生花從枝頭摘離,花瓣漫天飄散,落到地上層層堆積,慌張掙扎著的人們好不容易從落定的花海中“游”出來,又被新一層花瓣覆蓋了個嚴嚴實實。

曉曉:“師兄你——”張口大喊祁北停手,可惜嘴里又塞滿了花瓣。

永生花,本該是世間一切美好的凝結和象征。

馨小妹害怕了,驚恐地大叫:“娘——爹——”

祁北的眼神逐漸放明朗,腦袋里火熱的激情和瘋狂想法終于慢慢消散,他漸漸地、緩慢地察覺到,剛才隨著人群歡呼的百靈夫人,似乎從來沒跟他說過什么“喜歡你”之類,臨時沖動加了場大戲后,耳邊并沒聽到什么贊美之詞,取而代之的是不絕于耳的救命聲。

終于看清楚在花海中掙扎的眾生相,祁北臉上緩緩打出來個問號:“咦……?”

曉曉打一個打噴嚏,永生花里面有幾種自帶蠻重的花粉,她撲撲臉蛋兒,用手掩蓋口鼻,免得花瓣再次灌入,順著臺上觀眾和二夫人警覺的聲音,也往某一個方向看去:“哎呀,那個是什么?”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注意到有大片黑色迅速逼近,可祁北還不知道要往哪兒看,趕緊喊他師妹:“師兄師妹,發生什么事情了?”

二師兄眼睛尖,大約看清楚了地面上的黑壓壓的東西,霎那間臉色蒼白:“有……有……”

“什么東西?”

這個時候,首先被黑云吞沒的觀眾已經發出慘烈叫聲了:“有蟲子!毒蟲!啊——救命!”

已經混亂了的場面,更加攪動不寧。

還沒被花海徹底淹沒的觀眾們終于意識到危險已經來到眼前,場面頓時大亂,人們恐慌尖叫著,想要趕緊撤退,入侵到他們腳下的黑色小怪物們立刻分出兩撥,其一繼續按照原來的行進方向迅速前行,另一撥則直撲四處逃竄的風臨城人。不僅分了兩撥,隨后,兩群撥分成四撥、八撥,很快,黑壓壓的毒蟲鋪天蓋地而來,將整個百花大會的現場徹底染成了黑色。

“哎呀,我被咬了!”

好多人的腿上、手上爬滿了小蟲,張口閉口間,皮膚上就是紫色青色的毒牙印記,毒性發作快一些的,甚至有的當場斃命,毒性慢一些的個個撲通撲通倒地,一頭扎進好不容易脫身而出的永生花海。

“有毒蟲!有毒蟲!”

“救命——”

“踩死它們,快點快點。”

還有人號召大家一起殺掉毒蟲大群,可一人兩只腳就那么大一塊地方,怎么可能完全踩死接踵而至、從不間斷的大量蟲子?

就看兵臨面前的大片隊伍吧,用幾百萬只來描述蟲群的數量,是不是還太少了?就算踩死一鞋底的蟲子,人總得重新抬腳再跺下去,毒蟲前仆后繼,數量一多,整個群落的力量龐大到何等恐怖?蟲子雖是低等生物,可又何等聰明?就趁著人們抬腳的功夫,爬上他們的腿、腰、軀干。這時候,哪個人不是驚慌失措地逃命?還顧得上繼續撲殺蟲子?

徐奕和辛林立警覺度比較高,是比較早發現潛伏在身邊的危險毒物發動攻擊的幾人,他們兩個刻回想,西城門外對付恐怖黑螞蟻群的經歷,兩人同時喊道:“有蟲子?用火燒!”

從理論上來說,火燒的方法確可行。這些蟲子毒性再強,身軀也是脆弱的,一把火燒起來,必定全部化作灰燼。可難點就在,在場幾乎所有人的行動都被從半空降落下來的花海給圍困住,想要從中扒拉開一條逃生路線去找火把,簡直不要太費勁。而各種蟲子身形小、行動的靈活度高,呲呲溜溜從花叢中略過,一點兒不受阻礙,這才悄然襲擊到毫無防備的眾人面前,百花大會的觀眾只能處于下風。

徐奕奮力撥開大量永生花。汪洋大海一般的花瓣堆積著,每前進一步阻力都好大。

“辛林,”他估摸了下蟲群黑色的深度和遍及的廣度,大叫,“蟲子數量比西城門還多!”

辛林當然也發現了。豈止能簡單用一個“多”字來形容?分明是黑螞蟻群的成百上千倍之大!

“太巨大了!這些都是什么東西?”

“都是毒蟲,滅不了了,太多啦,快逃!”

“救命啊,救命啊!!”

醒悟過來的風臨人大喊大叫。

然后,出現了那最令他們恐慌的字眼。

某人喊道:“百虺攻城!毒物,邪物,這么大數量,百虺攻進來啦!”

“是百虺!沒錯了!是百虺!”

“百虺來啦!”

“城被攻破啦!”

“快逃,快逃——啊——”

場面沒有最亂,只有更加恐慌和混亂。

聽清了人們大喊著救命的太史老爺等人,哪一個不想趕緊躲起來呢?可他們沒辦法挪動腳步啊,半截身子還陷在花海中呢,這可比在海洋中逆風航行、或者在湍急的河水中逆浪游泳困難多了,熟悉水性的人至少還知道如何調整身體的姿勢和角度以減小水的沖擊力,可從來沒有人在密集的一大片花瓣海中練習過游泳。所有人都明白的一點就是,只要天上的花雨還在肆虐下降,只會徒增挪動腳步的困難程度,結果就是,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原地等毒蟲襲來咬死所有人。

祁北被眼前的場景給嚇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場浪漫的花雨示愛,怎么就變成了千百萬只毒蟲噬人的人間地獄。

看著被毒蟲撕咬的觀眾慘狀千奇百怪,有的當場頭腫臉黑,有的奮力撲打身上的沖洗,可惜無濟于事,只能絕望地被黑色蟲群吞沒。

這還算是……一場百花大會嗎?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亚美官网 -亚美ag旗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