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观社论:一场脱胎换骨的变革 市场化债转股大考已至

时间:2020-03-11 来源:www.woopo.com.cn

原标题:京官社论:新革命!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审查已经开始三年多了。结果如何?11月25日发布的央行对《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的评估很有意思。一方面,报告称“事情进展顺利”,另一方面,央行承认“仍有一些困难”。

根据央行披露的信息,从2016年10月到2019年第二季度末,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投资已经达到1亿元。从已经落地的项目来看,债转股实施机构通过参与股权转让公司的公司治理,在推动企业降低杠杆、防范风险、促进转型方面发挥了明显的作用。

好消息是转换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平均下降了15个百分点,其中44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下降了20个百分点以上,22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下降了30个百分点以上。这意味着去杠杆化和降低成本的目标已经实现,企业的经营风险已经大大降低。

债转股项目的成败取决于它能否完全摆脱转股企业的困境。对于换股的股东来说,这取决于他们能否顺利退出。显然,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可以说真正的大考验已经到来。早在1999年,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就写了一篇文章,称债转股的实质是改变企业内部的公司治理结构,使企业能够接受严峻或痛苦的重组计划。在这个痛苦但不可避免的变化中,换股的股东是一个不可替代的“关键先生”。

但在过去的经历中,这位关键的绅士经常缺席,要么主动放弃,要么被拒绝。这次会发生什么?央行的报告发出了积极的信号。去年7月,中国央行看到债转股资金配置进展缓慢。它给债转股提供了5000亿元人民币的“礼包”,其形式是有针对性地降低标准。它宣布将鼓励17家大中型商业银行支持债转股项目,目标是降低标准。报告称,在目标削减后,执行机构参与债转股企业公司治理的意识有所提高。在17家商业银行的298个新投资项目中,有185家向企业派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参与公司治理,过账率为62%,较目标下调前的38%大幅上升。

但央行的报告也表示,公司治理机制需要进一步改善,这是债转股面临的困难之一。这是一个悖论如果转让股份的公司治理不完善,即使新任命的股东在董事会任职,他们参与公司治理的权利也难以得到保障。因此,除了派驻率,我们更关心的是他们是否能有效地履行职责,以及他们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公司的决策。

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已经实施了三年,进展并不容易。我们很高兴看到债转股企业减轻了财务负担,增强了资本实力。我们想提醒这些企业和新老股东,一个全新的变革刚刚开始。重要的是如何真正以企业和利益相关者为基础,形成合力,完成新陈代谢,实现凤凰涅。

事实上,这影响了债转股的持续发展。此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一份简报披露,截至2019年4月底,债转股规模已达2.3万亿元。在未落地的1.3万亿美元中,是否有潜在股东因担心公司治理不健全而退缩?股权投资争夺公司的增长收入。如果企业在债转股后无法恢复活力,去杠杆化创造的时间窗可能会被浪费。更糟糕的是,企业经营状况再次恶化,杠杆率再次回升。不仅公司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