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智慧农业”方兴未艾 养猪进入“刷脸”时代

时间:2020-01-15 来源:www.woopo.com.cn

人工智能养猪?日前,国家生猪产业技术系统首席科学家、中山大学教授陈耀生带领团队在广州启动了“猪脸识别”的商业应用。只需用手机扫描猪就可以识别,然后猪的偏好、食欲和健康状况就可以得到精细和单独的管理。用陈耀生的话说,养猪业从传统养猪时代进入了智能养猪的新时代。

智能养猪是广东智能农业发展的缩影。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近年来在农业领域的“互联网”继续发挥其威力。猪、蔬菜、蘑菇、鱼和虾都很聪明。农民们已经尝到了通过智能农业增加产量和收入的好处。高效、智能、精准的智能农业也成为广东农村振兴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

“养猪厂”一人一年养猪2400头

4月10日,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在云浮考察时强调,云浮应充分发挥石闻集团等农业龙头企业的主导作用,继续探索和完善“企业农民”等产业化经营模式,用现代生产组织发展现代农业。

“企业农民”什么是好?现代农业的“美”是什么?在过去的几天里,羊城晚报的记者访问了云浮。

“我和我的两个同事负责这里的两个猪圈。每个猪圈每年有两批1200头猪。”作为云浮新兴文文轩现代家庭农场的一名工人,武士敏计算出他一年可以为市场增肥2400头猪,但他说他的生活一点也不累,甚至有点太闲。这是因为传统的养猪、清理猪粪和其他粗活现在完全由机器完成。

“猪圈外面的这个大桶是一座储物塔。它可以通过开关自动输送到猪圈的每个槽中。猪一碰到水槽上的“机械装置”,饲料就会自动落入水槽。供水系统是相似的。每个猪舍都配有自动供水系统。当猪咬到墙上的一根特殊管子时,它会自动流入嘴里。”武士敏告诉记者,每天按下开关就可以喂猪。

进入猪舍后,左右各有17个猪舍,但没有像传统的养猪场那样,粪便直接排放在地上。“你看,这个猪圈地板上的水泥板有一个漏洞,下面有一个自动除粪系统。猪粪和尿液落入猪圈后,通过专用管道将粪尿分离并泵入发酵床进行环保处理。”武士敏说养猪最累人也最脏的工作是清理粪便。现在不需要手工劳动了。

记者好奇的是猪圈是密封的。猪不会闷吗?武士敏告诉记者,猪圈周围安装了风扇、水幕和自动温控系统来调节温度和湿度。此外,办公室还配备了支持物联网的应用系统,视频可以24小时监控现场情况。当天气变化时,你可以操作通风、水幕等系统来调节温度和湿度

记者还在新建的云龙南岭养殖小区看到了同样的自动养殖场景。农耕社区的主人简少华是80后。他告诉记者,社区内所有三个鸡舍都建立了自动饲养和供水系统,还配备了风扇、水幕和帐篷的环境控制系统。“在这里,一次可以饲养2万只鸡,每年分三批释放6万只鸡。在这样的规模下,传统的养鸡场至少需要三个人,这将非常累人。现在只需要一个人来处理它。这并不累人。”

智能养鸡场,可以自动喂水和供水。

猪脸识别可以一扫而空,获取猪档案

文轩和建少华是广东石闻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闻集团)的合作农民。仍然有许多像他们这样的合作农民。

记者从温氏集团了解到,该公司已经进行了分销和推广

在公猪发情检测车一侧(公猪用于检测发情母猪),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说,只有通过四个按钮的无线遥控,才能随意驱动公猪车前进、后退和360度转弯,引导公猪到母猪繁殖区,让公猪和公猪鼻子互动,提高母猪人工授精繁殖率,“避免了公猪被人工驱动发情时经常遇到的不听话甚至咬人的情况”。这种接地设备的研发反映了广东养猪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智能化时代”。

国家养猪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山大学教授陈耀生指出,养猪业已经从传统的养猪时代进入了智能养猪的新时代。他带领团队开发了“猪脸识别”,它结合了图像识别、算法分析、机器学习和其他处理技术。只要上传猪的图像并存档,操作者只需举起手机扫描猪就可以获得猪的各种信息,如数量、父母、品种等。

据报道,猪是许多胎生动物,外表非常相似,但实际上每只猪都有不同的饮食偏好、食物摄入量和健康状况。过去,养猪的农民只能进行广泛的管理。然而,通过使用“刷面”技术,为每头猪创建了一个电子文件,该文件与智能喂养设备相结合,可以根据猪的实际情况进行喂养和护理。因此,“智能化”养猪已经发展到精细化、个性化管理,可以大大提高整个养猪过程的效率和养猪场的整体效率。

现代家庭农场,一个人一年可以养2400头猪。大桶是自动储料塔“智能农业”和“互联网”,帮助农民增加生产和收入。据文文轩介绍,他建造的现代家庭农场价值240万元,仅环保设备就价值约30万元。“现在国家对养猪的环境要求越来越高,我的农场使用‘降解床自动翻耙机’进行发酵和降解处理。经过处理后,粪便污染可以实现零排放,粪便污染可以实现零排放,而不用担心环境保护问题。”此外,发酵后的粪便可以变成有价值的废物,用作有机肥。

文文选透露养猪靠规模,小规模是赚不到钱的,而自动智能养猪提高养猪的效率和规模,从而赚更多的钱。据了解,作为温氏集团的合作育种者,他将在规定的时间将其交给公司出售。虽然目前养猪市场不好,但他与温氏集团谈判的价格约为每头猪250元,第一批2400头猪的毛利约为38万元。

简华少还为记者计算了一个账户。现在石闻集团给养鸡户的一只鸡的利润大约是3.5元。他一年饲养3批60,000只鸡,毛利210,000元。扣除水、电、租金等费用后,年收入也超过10万元,比工作更具成本效益。“如果传统的饲养方式需要三名工人每年生产60,000只鸡,那绝对是不值得的,出去工作更好。”

新兴县委常委刘涛告诉记者,智能农业社区或现代家庭农场已经解决了养猪养鸡的环保和规模化问题。因此,新兴县将按照“石闻县政府扶贫平台公司基地”模式,在2018年和2019年投资3.5亿元建设几个农业社区,计划每年生产12万头猪和1500万只肉鸡,实现年可分配收入4000万元。新成立并准确认定的有劳动能力的贫困家庭每人将额外获得4000元。

事实上,除了养猪养鸡之外,广东其他农业生产领域也纷纷“触网”。智能农业也没有前途,可以帮助农民增加产量和收入。记者了解到,中山市的一些农民已经采取了工业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