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拜杂志教”折射科研评价弊病:发论文变政绩工程

时间:2020-01-31 来源:www.woopo.com.cn

"不可否认,即使垃圾也是贴有氯化萘标签的高级垃圾。"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朱金梦感叹三大期刊的影响。

他在博客中写道:“在生理学上,中枢神经系统是中枢神经系统的英文缩写。我认为三大科学期刊《细胞、自然和科学》CNS能够恰当地反映出这三大期刊在中枢神经系统等热点问题上的主导作用。”

30岁时被清华大学聘为医学教授的颜宁博士也举了一个例子。2009年11月,他们团队的论文发表在《自然》的子发行版《结构与分子生物学》上。三天后,《自然》也发了一篇内容基本相同的论文。结果,他们的论文仅被引用45次,三天后发表的论文被引用69次。

颜宁说:“出版时间和论文本身的质量没有区别。这只是期刊之间的区别!”

中国的一些大学曾经给在三大期刊发表论文的作者每人一百万元重奖。校长在学校会议上说,将论文分发给《科学》是学校的“零突破”。

然而,也有许多科学研究人员对这三大期刊有所抱怨。有人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纸是衡量顶尖人才的唯一标准吗?”一些人警告说“永远不要崇拜中枢神经系统”,而另一些人警告说“盲目追求中枢神经系统的论文可能会破坏中国的科学研究”。

国内科研界应该如何看待中枢神经系统?

科学研究成果不能仅仅通过杂志的名称来评价。

陈如军,中南大学地球科学与信息物理学院副教授,是三大期刊的粉丝。在国内科研人员聚集的科学网站上,他建议国内学术界为中枢神经系统“见贤思齐”。

他说虽然他没有机会接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纸,但他仍然高度赞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纸。“我知道在这个领域有几篇CNS论文,都是优秀的作品”。

他反对批评有线电视新闻网。他认为那是山顶。从未看过山顶风景的人必须想办法爬到山顶,不要光顾批评。

朱金梦也反对贬低有线电视新闻网。在他看来,虽然原创作品不一定在中枢神经系统发表,但绝大多数中枢神经系统的研究肯定是原创的或有很高价值的。

然而,在诺贝尔奖得主兰迪韦恩谢克曼攻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之前,中国学术界对这三大期刊充满了批评。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王德华曾经写了一篇反对“盲目追求中枢神经系统”的文章。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中国国家科学院的论文确实很重要,但它们可能并不代表学术研究的主流。如果你想了解学科领域的发展,你不必查阅三大期刊,“如果你不查阅学科领域的主流期刊,就很难更准确地把握学科领域的发展。”

CNS受到了更多的批评。虽然《科学》和《自然》是综合性学术出版物,但它们特别喜欢生命科学领域的文章。数学和计算机等领域的学者很少在中枢神经系统上发表文章。此外,《科学》和《自然》也被指控追求太多乐趣。

科学网博客作者戴德昌博士认为《自然》杂志及其子杂志太有趣,被引用率高。“事实上,绝大多数原创作品并不那么有趣,而且很少有真正的《自然》原创作品。”

颜宁还在博客中说:“如果你的研究结果不够新颖,不足以吸引更多学科的人,即使结果是坚定的,逻辑也是完美的,请投票给一份更专业的杂志,它不适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她看来,在某种程度上,中枢神经系统对外开放。

饶毅,北京大学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例如,近年来神经生物学中最重要的技术发明之一是光遗传学。这两篇相关的关键论文是值得诺贝尔奖的,但它们还没有在三大期刊上发表,许多相关的后续文章已经在三大期刊上发表。自然,这些后续文章不如前两篇开创性的文章。“这是因为几个编辑和评论者在第一次出版时并没有立即意识到它的重要性,很快每个人都意识到了

香港大学生物化学系教授金东岩(Jin dongyan)也认为CNS当然是高标准的,但是阅读CNS论文也需要批判和分析的眼光。“没有几篇CNS论文存在瑕疵、错误甚至完全错误”。因此,中枢神经系统不是那么神圣,不应该被崇拜。

金梦,纽约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员,一位中国学者,说论文被送到哪里是研究者的选择和他们的学术自由。然而,出版物提供了表达科学成果的渠道,不应影响科学活动本身。

然而,实际上,一些科研人员过分追求三大期刊的影响力,把他们的研究影响力寄托在期刊的声誉上。许多科学研究领域的人认为这是浪费钱。谢克曼还批评说,追求哪种出版物来发表论文已经成为科学研究的目标,这是科学研究领域的一个重大缺陷。

百万元中国科学院论文奖反映了中国科研评价的弊端

中国科学界长期以来一直在批评中国科学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崇拜”三大期刊的现象在中国尤为普遍。正如朱金梦所说:“中枢神经系统在中国有着神圣的地位。在这一阶段,如果有人能发表一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论文,学术形势将立即发生巨大变化。”

重视CNS论文是国内学术机构的普遍现象。2006年,中国农业大学在科技工作总结表彰大会上分别授予吴华伟教授和张大鹏教授100万元,因为吴华伟的论文发表在《细胞》年,张大鹏的论文发表在《自然》年。

这种做法引起了强烈的争议。2008年底,中国农业大学还修订了科技成果奖励办法,对在《自然》或《科学》上发表论文,并将中国农业大学视为传播作者或第一作者的人奖励50万元。

这种奖励不是一个例子。浙江工业大学还规定,《自然》或《科学》期刊发表的学术论文每篇奖励50万元,其中奖金20万元,研究基金30万元。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为每篇文章奖励10万元和100万元的研发经费。

这种做法受到谢克曼的批评,他认为这种激励制度是一种“贿赂”。

王德华说,中国科学院的一些研究所也因为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上发表论文而获得数万元奖金。他认为重视论文质量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如果盲目追求CNS论文,只有CNS论文是导向性的,CNS论文是至高无上的,“这将严重影响中国学术水平、学科建设和学术团队的发展,对年轻一代学者的科学精神和科学追求的负面影响不可忽视。”

令他厌恶的是,美国国家新闻中心的论文已经成为重要的指标,极端分子甚至成为各种学术考试和评估的唯一标准。如果院士被选中,中国科学院的论文将会大大增加。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评价也有中国科学院论文索引。"如果任何事情走向极端,成为唯一的事情,后果将无法估量。"

饶毅称获奖的CNS报纸为“崇拜杂志教学”。他说:“把论文变成一个成就项目,过度崇拜出版物而不看内容迟早会导致问题。”

金东延也觉得今天的中国科学界与过去大不相同。追逐中枢神经系统,崇拜中枢神经系统,用中枢神经系统作为评判学者成就的唯一指标,已经成为时尚。“告诉别人比院士更好,因为有多少CNS论文;说一个院士远不如海龟丹尼尔,这也是中国国家科学院的一些论文和(影响因素)要点。”

《科学》杂志的高级外部联络官皮诺(Pinol)表示,《科学》杂志已经报道了这种现象,主编麦克纳格博士认为这种做法应该停止。“但我个人认为奖励这些发现没有什么错,尽管它也可能为学术不端行为提供激励”。

《自然》杂志的母公司自然出版集团大中华区负责人坎贝尔说

"好的文件不会问它们来自哪里!"王德华说,虽然把科学引文索引放在首位是错误的,但我们也应该正确理解科学引文索引(SCI)的作用,正确使用SCI指标,扭转忽视质量、只求数量的趋势,回归科研工作的本质。记者叶铁桥高思伟

http://www.chinanews.com/edu/2013/12-20/564209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