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高原踏上坚实脱贫路

时间:2020-01-22 来源:www.woopo.com.cn

阅读提示:西藏是中国唯一的省级贫困集中地区,也是中国最贫困地区消除贫困的主战场。被称为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自然条件恶劣,生态脆弱。如何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做神圣土地的守护者和幸福家园的建设者”的重要指示精神,是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持续增加收入的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最近,记者深入白雪覆盖的高原进行调查和采访。

白雪皑皑的高原,草绿色,数千头黑色牦牛在蓝天下悠闲地踱步。这是西藏日喀则亚东县的帕里牧区,海拔4300多米。走在青藏高原上,很难看到人,其中大多数是白雪覆盖的山脉和沙漠。

西藏平均海拔4000多米,集相邻的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和边境地区为一体。西藏贫困发生率最高,贫困程度最深,扶贫成本最高,扶贫难度最大。这里气候恶劣,资源稀缺,生活条件差,经济发展水平低。相当多的农牧民生活在“一面水土不能养一面人”的地方。

“考虑到贫困发生率和经济社会发展程度,截至2018年底,全区已确定44个特困县、315个特困乡镇和2440个特困村,分别占全区县、乡、村总数的59.5%、45.3%和44.6%。档案立管82.7%的贫困人口集中在44个深度贫困县,脱贫任务极其艰巨。”西藏自治区反贫困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曾友芝说。

只有通过帮助自己的雄心和智慧,才能摆脱贫困,变得富有。

众所周知,富裕的工业是实现可持续消除贫困的关键,而西藏消除贫困的主要短板之一是工业。这里的传统农牧业比重很高,有44个极度贫困县、17个农业县、14个牧区县和13个半农半牧区县。该地区的龙头企业数量少,规模小。没有形成真正的产业集群来带动群众脱贫致富。农牧业产业化率和科技贡献率分别比全国平均水平低25和16个百分点。

“我们奈东盛产黑青稞。与白青稞相比,我们的营养价值更高。作为低糖纯天然绿色食品,特别适合糖尿病患者食用。虽然产品很好,但由于路很难走,深圳等地客户的运费必须是每公斤7元,所以出口一直不大。”西藏山南市乃东区结巴镇格桑村黑巴赞生产基地负责人丹巴告诉记者。

曾友芝告诉记者,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仍然是西藏在扶贫斗争中面临的最大问题。青藏高原海拔高,自然条件差,建设周期短,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历史欠账多。目前,西藏仍有41个村庄没有道路,1255个村庄没有道路。12个县没有纳入主电网,102个村庄没有通电。30,000穷人没有安全饮用水的保障。

西藏已经成为战胜贫困的一个艰难的“战区”。它也是一个主战场。如何确保贫困农牧民如期在2020年脱贫,是对政府部门和广大扶贫干部的严峻考验。《经济日报》记者发现,许多藏族人的经济贫困与他们的“贫困”概念不无关系。

在牧区,一个藏族家庭拥有几十头甚至几百头牦牛,净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并不罕见,但他们仍然过着悲惨的生活。这是因为许多藏族人缺乏市场观念,把牦牛当成固定资产,需要钱的时候只卖几个头,没有及时兑现和控制的习惯

以帕里为例。帕里草原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和北麓的交界处。它气候宜人,是300种优良牧草的家园。这是西藏最胖的牧场之一。帕里牦牛(Parry yak),被冰山雪融化,由优质牧草滋养,体型庞大,皮毛光亮,肉质鲜美,营养丰富。然而,帕里牦牛的屠宰率极低。像其他巴黎牧民一样,游牧民族尼玛采林没有及时外出的习惯。牦牛被饲养,浪费了人力和牧场。四口之家尼玛策林目睹了200多头牦牛遭受贫困。在政府部门的领导下,西藏帕里牦牛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615名农牧民购买牦牛股份,改变想法,改良品种,及时出门。尼玛策林家族的200多头牦牛都成了股东,每年分红近30万元。亚东县党委书记舒成昆告诉记者,612名贫困牧民在申请lica时,人均年收入增加了3.6万元。

除帕里牦牛养殖外,记者现场采访的亚东三文鱼养殖合作社、南奈侗族serge手工编织合作社、林芝八一藏鸡养殖合作社都注重采用“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引入现代市场经营模式,增收效果显着。例如,林芝市八一区张耕村59岁的桑洁一家在2015年也负债超过8万元。桑杰通过参加藏鸡专业养殖合作社,现在每年分红超过2万元,并还清了大部分债务。

摆脱贫困,变得富有。没有人能落后。西藏山南市乃东区建立了帮助残疾人减贫增收的特殊产业,这是一个成功的例子。奈东区泽当镇泽当村位于雅鲁藏布江和雅砻江的交界处。33岁的村民策林因腿部残疾无法正常行走。两年前,他不得不依靠家人和政府来支持他。奇迹发生在2017年。培训结束后,采菱学习缝纫技术,受聘于山南藏族工艺品福利有限公司,这是一家隶属于乃东民族谢尔盖手工编织专业合作社的扶贫企业。如今,采信每月收入1700元,财务独立。奈东区扶贫办公室副主任郝磊告诉记者,像采菱这样的残疾人仍然有31人成功地找到了工作。他们依靠双手摆脱贫困,开始新的生活。

据了解,扶贫斗争开始后,西藏筛选出城关净土“十大突出”扶贫产业、白朗县蔬菜、南陵县人工种草、紫龙县黑青稞、林芝县藏香猪养殖、贡觉县牛王羊、芒康县葡萄、班戈县高原特色畜牧业、畜牧科技产业合作园区、盖泽县五马乡九谷村畜牧集体经济合作社,并大力推广。目前,该地区培育了7家牦牛规模加工企业和37家青稞规模加工企业,每年加工销售牦牛肉近2000吨和青稞吨。

记者走访拉萨、日喀则、山南、林芝等贫困农牧区,发现雪原高原特色丰富的产业蓬勃发展。2018年,西藏共实施工业扶贫项目2142个,完成率65.4%,21万人脱贫。农牧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达到125家,农牧民专业合作社达到8364家。

因地制宜激活财富密码

青藏高原自然条件恶劣,生态脆弱。如何充分发挥雪域原有生态优势,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帮助群众脱贫致富?

“工业扶贫,注重根据自然资源和比较优势,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农业适合农业,畜牧业适合农业

卢朗镇班巴泰村45岁的村民每天吃完早餐后都穿上黄色的马甲,戴上红色臂章。他们拿起森林灭火设备,和两个同伴一起出去巡逻,保护森林。整个林芝市有45,000多名兼职护林员,如边坝采林。

林芝林业局林业部副主任李振华告诉记者,该市现在有52支专业护林队,300人,421名专职护林员。此外,还建立了325个村级森林防火志愿者突击队,成员超过17 000人。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西藏一直坚持将生态移民、防沙治沙工程转移到贫困地区。充分利用国家生态补偿政策,继续增加生态补偿岗位,新岗位集中在贫困地区。地方政府应该适当提高补贴标准,让更多的穷人和边缘人群能够吃到“生态食品”。充分发挥增加土地绿化收入的作用,大力推进土地绿化工程,落实“无树户”行动,扎实推进苗圃基地建设。通过建立贫困人口造林合作社,广泛组织贫困人口参与防治荒漠化和植树造林,使贫困人口在生态保护中摆脱贫困。2018年,全区专职和兼职生态补偿岗位增加到66.67万个,年人均补贴从3000元增加到3500元。

以林芝为例,市政府每年拨出10%的国家重点生态功能转移支付资金,优先安排贫困人口作为附近的生态护林员。只有兼职做生态护林员,贫困农牧民人均年收入才能增加1500元以上。林芝市八一区林业局局长格桑塔什表示,在过去的五年里,八一林区的森林面积、森林蓄积量和森林覆盖率都有了显着的提高。建成三个自然保护区、两个森林公园和一个湿地公园,森林面积46.2万公顷,活立木蓄积量8430万立方米。

2018年,西藏25个贫困县区实现脱贫,1808个贫困村退出,18.1万人脱贫,贫困率降至6%以下。曾友芝告诉记者,为了弥补基础设施建设的不足,西藏计划在“十三五”期间投资3062.8亿元,以重点贫困村为目标,加快水网、科教文卫“十点升级”工程,努力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中央政府对西藏的扶贫工作给予了前所未有的支持,自己的努力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效国务院扶贫办公室主任刘永福说,雪域高原的扶贫致富之路越来越宽。

酸奶拌山药